• 内页大图

    内页大图

关于邹至庄

市场经济所得如何分配?

普林斯顿经济学教授邹至庄:关于经济发展所得分配,库兹涅茨与皮凯蒂观点有何差异?随着资本大量增加而报酬减少,资本家与劳工所得分配或趋于均等。

  我在前一篇文章《市场经济如何获取发展动力?》讨论了市场经济发展的动力,说明能干的企业家在适当的环境下利用科技创新推动经济发展。当然,发展的速度还赖于该国的人力资源与经济发展的程度。本文要讨论的问题是在经济发展中,所得分配的形成。认识了所得分配形成的因素, 我们便能了解在经济发展后所得分配是否会趋于均等以及分配均等是否对社会有利。

  从经济学而言,要明白所得分配是很简单的。所得只有分给两种人, 资本家和劳工。每个资本家的所得是从他拥有的资本或资产而来。他的资本越多,所得越多。资本的报酬越高,他的所得也越高。资本的报酬是利润和从不动产得到的收益,如房子的租金。与之对应,每个劳工的所得是从他的工资或劳力的报酬而来。工资或报酬越高,他的所得也越高。什么决定资本和劳工的报酬呢?资本和劳工都是国民生产或国民所得的要素。当一个要素增加,另一个要素不变,第一个要素的报酬便会减少。这即是物以稀为贵、物以多为贱的例子。明白了上面说明的原则,我们便能了解所得分配的形成。

  经济学者对经济发展后所得分配是否会趋于均等,一向有不同的意见。本文介绍两位著名经济学家的意见。第一位是西蒙.库兹涅茨(Simon Kuznets),他在1950年代建议在发展初期所得分配会趋于不均等,到了后期便会趋于均等。 所谓库兹涅茨曲线(Kuznets Curve)描述在发展初期所得分配不均会增加,而以后会降低。理由是在发展的初期,企业家有机会投资盈利,积累大量的资本,变得富有。同时劳力从农村移到城市工作,增加了劳力的供应。增加供应便会使工资降低,使企业家和劳工的所得分配变得不均等。到了发展后期,资本增加比劳力快,资本增加了,资本的报酬便会减少。资本家的所得减少,所得分配便趋于均等。

  第二位经济学家是托马斯•皮凯蒂(Thomas Piketty)。他在2013年出版一本流行的书《21世纪的资本》(Capital in the 21st century),其中倡议一个经济发展后财富分配变化的理论。他搜集了近250年的数据,发现在经济发展以后,财产的分配越变不均。我先要说明这个结论与库兹涅茨曲线没有冲突,因为财产与所得不同。一个人的所得是他在当年的收入,包括劳力的报酬和他拥有资产的报酬。他的财产是他拥有资产的价值。一个没有财产的人可以从他的劳力得到很高的收入。 他的收入可能比一个拥有较多资产而只能获得低工资的人多。皮凯蒂用他的数据指出资本的报酬率总是比经济增长率高。好比资本的报酬率是一百元资本每年所得的报酬是五元,或说资本每年的报酬率是百分之五。如果经济增长率或全国所得的增长率是每年百分之四,便是低于资本的报酬率。结果资本增加得快。一般来说,经济发展意味着财富或资本的增加比国民所得的增加快,不然国民所得不会增加。皮凯蒂说当资本的总值增加时,资本家变得富有,以致财产的分配越变不均。但是我们不能说在这时候所得分配也变不均,因为财产与所得不同。当财产或资本增加时,资本的报酬会减少,可能引致所得分配更为平等。

  总结库兹涅茨与皮凯蒂的学说,在经济发展的时候,财富与所得之比增加。一方面把财富或财产的分配变得不均。另一方面,在经济发展后期,资本大量增加,它的报酬减少,同时劳工也会积累资本得到报酬,结果可能令资本家与劳工的所得分配趋于均等。

  上面讨论的是当市场经济自由发展的时候,所得和财产的分配是怎样形成的。另一个问题是政府应怎样改变所得和财产的分配来增进社会的福利。这个问题又可分两部分,第一是政府的资源从那里来;第二是政府应当用多少资源来分给何种需要的人。政府收取适当的税收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可以用各种不同税率的所得税,消费税或财产税等。收税以后应当用多少和怎样适当地分给需要的人?谁又是需要的人?这些问题都不容易答复。因此所得和财产的适当分配是我们值得思考而不容易回答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