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内页大图

    内页大图

关于邹至庄

邹至庄:市场经济不是经济快速增长的充分条件

由当代经济学基金会评选并颁发的“2017年中国经济学奖颁奖盛典”于11月18日在北京举行。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名誉教授邹至庄出席并演讲。


邹至庄表示,中国经济发展迅速不只是因为中国政府采取了明智的政策引入了市场经济,还因为中国具有丰富的、高质量的人力资本。而其它采取市场经济模式的国家,由于没有同样高素质的人力资本,因此发展速度要比中国很多。他总结称,“市场经济并不是实现经济快速增长的充分条件,只是必要条件”。但邹至庄也表示,中国经济增长的速度将会放缓,因为中国经济越来越发达,需要取得平衡的发展。

以下为演讲实录:

邹至庄:非常高兴,也非常荣幸为各位做报告。我以为有一部分参会的是国外的嘉宾,所以我准备用英语来演讲,下面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经历。

我对经济学产生兴趣可以追溯到在康奈尔大学的求学时光,当时我有幸向一些非常著名的老师学习。我学习初期发现了一本杂志——《计量经济学》。虽然当时我并不能完全理解杂志上那些论文内容的意思,但我发现了这样一个事实,就是数学可以用来研究经济问题,对我来说这是非常令人兴奋的,我就决定以学习数学的方法研究经济。1951年的时候我发现芝加哥大学是当时唯一开办计量经济学课程的大学,因此我就去了芝加哥大学学习计量经济学。

对我产生最大影响的教授是弗里德曼。弗里德曼告诉我,一个好的经济模型是一个简单的模型,如果能够只用一种方程解释一种经济的现象,那就不要用两个方程来解释。我在芝加哥了解到了实证经济学研究,也就是设立一个假设,通过统计学对它产生的后果进行检验。

我要撰写博士论文就需要找好选题,选题是非常难的,当时我非常有幸能够找到一个跟需求分析相关的选题,我的选题是“美国汽车的需求”。当我写不出论文的时候对食品和其它易腐物品的研究是较为成熟的领域,但是对耐用品需求的研究非常缺乏,所以我就把研究重点放在了耐用品需求上面。完成我的博士论文之后,我获得了在麻省理工管理学院的一个助理教授的职务,作为一名教职人员,我能够继续做我有兴趣的研究。

拿到博士学位以后,我开展了一些有关计量经济学方法的研究,包括发表的非常有名的论文,就是“邹氏检验”,可以检验一些回归当中的结构变化,包括对方程参数估计方法进行检验,并且描述一些经济的结构来检验时间序列分析和对经济系统最优控制,当然,这种控制使用的是拉格朗乘数法进行,而非一般的动态规划方法。

经济学领域有一个有趣的问题,那就是经济的假说是否能够应用于所有的国家。实际上许多经济的假说可以应用于不同的国家,比如弗里德曼的研究发现,增加货币供应对产值和物价产生的效应,这个可以适用于所有的国家。根据弗里德曼所说,增加货币供应对一个国家产值的影响是暂时的,但是对物价的影响是延后的,因此是延迟了很长时间。这样一个研究可以应用于中国的经济,我也发现了这一点。

1993年的时候我参加了一个学术会议,当时伯南克赞扬了弗里德曼的研究和贡献,后来继续进行了相应的研究,也得出了一些结论。那次大会以后我和两位做了交流,我说我想看一看弗里德曼的研究结果是不是能够运用于中国,当时弗里德曼笑了,他说当然可以,他是非常有信心的。虽然没有说对中国经济有很多的研究,但是他非常确信,他的假说可以应用到中国的经济分析当中。后来事实证明,弗里德曼的见解是正确的。


其它非常著名的经济假说的例子也可以应用于所有的国家,我想举两个例子:基于永久假说的消费函数可以应用于所有的国家,基于加速原则的投资函数也可以应用于所有的国家。涉及到加速原则,大家应该注意,投资是关于收入变化速度的一个函数,不是关于收入水平的函数。理想的资本储备数量是收入的函数,和投资是一个有关产值变化速度的函数,因此投资是收入变化速度的函数。

我用了很多行业和国家投资方面的数据来做研究,发现这样一条原则是可以在实证当中表现得有效,也做了很多计量经济学的工作。首先要有数据能够解释投资,并且要研究各种独立的变量,看一看当前的收入与过去一年的收入进行比较,总会发现当前的收入系数是正数,去年的收入系数是负数。今天我们可以挑战这样一些方法,总是要获得很多的数据,就是用数据来说话。因为收入系数是负数,所以当时我们就发现了加速原则可以应用于所有的国家。每次我去验证这条原则的时候发现都是正确的,我也收集了很多数据来检验这条原则对很多国家的适用度。

中国经济发展迅速不只是因为中国政府采取了明智的政策引入了市场经济,还因为中国具有丰富的、高质量的人力资本。其它的国家也采取了市场经济模式,但是他们的发展速度比中国要慢很多,因为他们没有同样高素质的人力资本。因此,市场经济并不是实现经济快速增长的充分条件,只是必要条件。一个经济体处在经济发展初始阶段的时候,能够快速地发展,甚至赶上别人。中国经济增长的速度将会放缓,因为中国经济越来越发达,需要取得一个平衡的发展。

中国正在世界上发挥着经济领导力,也在帮助许多发展中国家发展,当然也是贡献中国自己经济发展的精力和智慧。可能有人会质疑,中国是否有能力在世界上扮演一个领先经济体的角色?比如能不能真的在帮助发展中国家发展,而非从政治和经济上来支配他们?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正在帮助许多发展中国家,这样一个倡议政策也帮助中国自身更好地发挥利用物理和人力资本,该倡议能够让中国人力和物力资本产生更高的收益和效益,如果只是在国内投资发展,产生的经济效益可能更低一些。

经济学研究可以满足两项目标:了解经济现象、帮助制定经济政策,为各个国家造福。我希望北京当代经济学基金会颁发的年度大奖会鼓励更多中国的年轻人按照经济学,并且更好地让经济学的研究为中国经济发展做出贡献。感谢基金会能够颁发这个奖项,我也相信这能够助推中国经济学家的经济研究,并且在未来促进中国的经济增长。

原文链接:http://finance.sina.com.cn/meeting/2017-11-18/doc-ifynwnty4787618.shtml